聚人用人既是一种胆略更是一种胸怀

【2020-12-24】

  善为士者不武,善战者不怒,善胜敌者不兴,善用人者为之下。是谓不争之德,是谓用人之力。是谓配天古之极。——《道德经》第六十八章

  要把事业发展好,就要汇聚天下英才而为己所用。要干一番大事业,就要有包容四海的胸襟,放眼天下的格局和“昔乘匹马去,驱得万乘来”的气概。

  历史上那些有所成就的雄主,都是在用人的胸怀、胆识与气度上高人一筹。战国七雄独秦一统,关键就在于始终坚持开放包容的用人谋略,使得大量的人才流入秦国,为秦国的一统奠定了基础。

  而“六国所用相,皆其宗族及国人”,在用人上搞亲疏远近、不能举贤任能,导致六国的贤能之士的大量外流。如魏之张仪、范雎、尉缭等,皆流失在他国建功立业。在一定意义上说,魏国简直成为秦国治国大才的培养基地,其中原委,启人深思。

  用人的关键问题是唯贤是举,“为官择人,唯才是与”。祁奚告老辞政时,晋悼公问谁可替他,一问举解狐,再问举祁午,解狐为其仇人、祁午乃自己儿子,此谓“外举不隐仇,内举不隐子”。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,只要是真正的人才,无论亲疏、贫富,都应当凝聚起来,让人才进入的通道四通八达。

  如何“聚人”?这是首要问题。唐太宗希望封德彝举荐贤才却很久无所进展,问之答曰:“非不尽心,但于今未有奇才耳!”太宗则斥道:“君子用人如器,各取所长,古之致治者,岂借才于异代乎?正患己不能知,安可诬一世之人!”

  倘无识才的慧眼、爱才的诚意、用才的胆识、容才的雅量、聚才的良方,不能广开进贤之路,则如何能聚?事业发展必须在“聚人”上开阔思路、破除壁障,聚沙成团方能有所建树。

  聚人用人,关键在“用”。袁绍也很礼贤下士,却不善用,如郭嘉所言:“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,而不知用人之机,多端寡要,好谋无决,欲与共济天下大难,定霸王之业,难矣。”曹操每得一贤才而人尽其用,所以其军队虽然不足袁绍十分之一却大获全胜,如其所言“吾任天下之智力,以道御之,无所不可”,其高下立判。

  古人云:“好贤而不能任,能任而不能信,能信而不能终,能终而不能赏,虽有贤人,终不可用矣”,聚才是学问,用人更有大道,更见气度魄力,不可不深研琢磨,使用当其才、才尽其用。

  聚人用人,既是一种胆略,更是一种胸怀。“得人才者得天下”,当今世界,竞争的核心说到底是人才的竞争。要想赢得竞争,赢得未来,必须在聚人用人上有所突破,达致人人渴望成才、人人努力成才、人人皆可成才、人人尽展其才的境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