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线日)

【2020-12-24】

  在儒家关于勇的经典对白之中,有一段孔子与子路之间的对话。子路曰:君子尚勇乎。子曰:君子义以为上。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,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。子谓颜渊曰: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,惟我与尔有是夫。

  《论语颜渊》之中,子路曰:子行三军,则谁与?子曰:暴虎冯河,死而不悔者,吾不与也。必也临事而惧,好谋而成者也。意思是:赤手强搏虎,无船强渡河,这样白白送死还不知悔改的人,我是不会与他一起去的。一定要面对事情而知所畏惧,擅长谋划而争取成功的人才行呀。

  关于大勇,苏轼的《留侯论》开头的一段话描述得很精彩:“古之所谓豪杰之士,必有过人之节,人情有所不能忍者。匹夫见辱,拔剑而起,挺身而斗,此不足为勇也;天下有大勇者,卒然临之而不惊,无故加之而不怒,此其所挟持者甚大,而其志甚远也。”受到一点污辱就拔剑拼命,这算不上勇。

  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。人在不成熟的时候,往往都会不计后果地凭一时的冲动而做出决定,最终只能由自己去品尝所结出的苦果,这个是自古就有的,有着深远的渊源。

  在古装戏中,做臣子的与做奴婢的,或者是做下属士卒的,都倾向于在听到命令之后,在最快的速度回应“诺”!甚至在很多时候,那种承诺仅仅是习惯性的、下意识的,不管所面对的是多么棘手的任务,不管自己的实际能力是否能匹配,都是先应承下来再说。

  其实应承下来那一瞬间,或许会让对方内心有一种爽的感觉,至少自己的虚荣心被满足了,让自己有了一种被追随对感觉,但随即内心就会被各种质疑与不信任所占据。

  随着时间流逝,假如曾经下达的任务被一再推迟或者打折扣,内心的失落可想而知。所以作为发号施令的人,习惯于以更高的标准、更严的要求、更短的时间周期、更少的投入来应对这种结果。那更多是一种自我保护。如此往复,恐慌与焦虑的氛围逐渐取代了和谐融洽的互动,人与人之间合作的默契被勾心斗角所取代。

  一旦习惯性地各怀心腹事,那么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成本就会高涨,关系就会变得难以调和,任何事情的进展都会是举步维艰。

  实际上,那种下意识的承诺并不是领导想要的,领导更想要的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、更为沉稳的承诺,即使提出很多困难与前提条件,讨价还价之中,都会让人心安很多。因为人的内心总是在寻求平衡点,也只有在不断的沟通与交流之中,才能得到最为匹配的条件。

  没有任何人会无条件地付出。所以有价值的承诺往往都是在深思熟虑、讨价还价与利益平衡之后做出的。一个人在无条件承诺的时候,所做出的承诺往往也是指望不上的。

  越是长大就越是倾向于沉默寡言,那不是故意的沉稳,而是基于现实的残酷与肩上的负担。没有经验的人,总是会有相应的冲动,会动不动就用承诺表明自己的忠诚,一旦承诺了却没有兑现,就会让人感觉失落、失望甚至绝望。

  我们讲贵人语话迟,并不是因为人在身份上有高下与等级之分,而是因为人在成熟之后,就会从以往的教训之中感受到切肤之痛,并强化自己的责任感。

  越是沉稳就越是不会轻易地说“行”,更不会给自己设定出相应的时间,而更多的是低调的自谦,并在暗中竭尽全力,因为担心细节上失控,会让自己苦心孤诣地营造的局面毁于一旦、满盘皆输。

  成熟的人会倾向于“让我想想”,虽然才思敏捷,但也习惯于推迟表达自己的观点,让自己的反应速度尽量慢一点,如此才能相对缜密,并为自己留有灵活的空间与余地。